11
11
11
11
11
11
11
11

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11
11
11
11
11

那些往事……

[复制链接]
神魔 发表于 2017-9-2 16:04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1
11
11

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1959年初夏的一个周日,新中国西南地区一个小镇,在镇上小学校园内由教室改成的住房里,女教师李静芷正在做午饭,她不时的看看校门口,等着丈夫方辉放的归来。 李静芷今年35岁,或许天生丽质,有两个女儿的她身材保持的很好,再加上大学时期校花的容貌,迷到了整个小镇上的人。丈夫方辉放在县城宣传部工作,两人是大学的同学,在省城读书的时候就相互爱慕,可是双方的家庭都不同意,无奈之下,二人私奔到偏僻的小镇,过着幸福而有些艰辛的二人世界。 时已正午,丈夫还没回家,李静芷有些着急,看到女儿方娉、方婷写完作业从隔壁教室出来,就对她们喊道:“小娉,你和妹妹去村口看看你爸爸回来没。” 方娉答应了一声,和妹妹朝村口走去。 方娉方婷姐妹俩都在小镇上的初中读书,继承了父亲的文雅博学与母亲的美丽淑静,在小镇上颇有“才女”之称,经常被村民们拿来教育自己的子女。 两人沿着石子路向村口走去,半路上遇到镇小学的校长罗张维。 “罗校长好。”姐姐方娉乖巧的问道。 “是你们两个啊,要干什么去啊?”罗张维今年50岁,矮矮的身材,本来还算整齐的容貌却被麻子给破坏了,自从妻子在解放前死掉了后,就一直过着鳏夫的生活。他解放前是个私塾先生,解放后,私塾变成了小学,他也提升成了校长。 “我和姐姐去村口接爸爸去。校长你去哪?” “哦,我去学校看看去。” 罗张维告别姐妹俩,来到学校,也就是方家。远远的看到李静芷的侧面,喉结一阵滚动。 “李老师,在做饭啊?” 李静芷抬头一看,发现是罗张维,急忙起身招呼他,“罗校长,是您啊,快请进来坐啊。” “不用了,我不进去了,唉~~”罗张维故意叹了口气,从中山装兜里掏出一张纸,递给李静芷,“你看看,这都怎么回事!” 李静芷疑惑的接过那张纸,只见上面写着: 红旗公社红旗大队: 据悉反革命分子方辉放家属(一妻二女)在你大队小学校内居住,望你大队派专人对此三人进行监视,限制其活动,严格监视与其接触的人员。 富江县人民政府(章) 请小学罗张维同志严格执行,大队长田(章) 李静芷看完,呆了会,才抬头对罗张维说:“罗校长,辉放他怎么会……” 罗张维挠挠头,“我也是才接到通知,急忙过来了,你就没听辉放说过?”罗张维故做迟疑的说。 “没有啊,”李静芷顿了顿,“我去他单位问一下。” “这可不行,李老师,你可不能去。”罗张维急忙阻止,抖了抖那张通知,“上面说要限制你们的活动,再说了,人家也不一定告诉你啊?” “那怎么办?” “要不这样吧,我去一趟辉放的单位,再怎么说他也是从我们学校出去的,我也算个领导。”罗张维轻易的抛出陷阱,“还有你嘱咐方娉她们,别让她们到处乱跑。对了,小芊那我也去一趟,嘱咐她最近不要回来,免得连累了她。你看怎么样?”小芊就是李静芷的妹妹李静芊,今年19岁,在县城一中读书。 “对对,还有小芊。”李静芷有点儿慌乱,点着头,“罗校长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 “别这么说,唉,”罗张维叹口气,“那我下午就去,你在家待着,不然让人怀疑。” 从方家出来,罗张维直接来到县城,先到县一中找到了李静芊,和她说了方辉放的事情,嘱咐她装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。而李静芊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姐夫的被捕。出了县一中,他并没有去宣传部,而是搭车到了县里唯一的监狱--富江监狱。 “罗校长,您好啊。”监狱长秦忆本幼时在罗张维的私塾读过书,两人经常来往。 “里修啊,前几天我拜托你的事情……”罗张维叫着秦忆本的字,显得很亲热。 “哦……”秦忆本狡猾的笑着,拿起犯人名册,翻到“方”字那页上,递给罗张维,“对不起啊,我们这里没有方辉放这个人啊。” “嗯?”罗张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学生,“昨天……”刚想要说什么,就被秦忆本打断了。 “是啊,昨天您不也是说没有这个人吗?”秦忆本笑了笑,眨了眨眼。 “啊?哦,哦,”罗张维恍然大悟,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,“里修啊,你越来越狡猾了,哈哈……” “哈……”秦忆本也笑了一会,接着道:“你对那个小寡妇有几分把握?咱们可是说好了,我也要尝尝红旗公社第一美人的味道喔。” “你放心,她现在在我的手心拽着呢,你就等着吧,嘿嘿……”罗张维说着站了起来,“好了,我走了,还有很多事情呢。” “好,那我就静候佳音了。” 其实罗张维早已经把方辉放被抓的原由打听清楚了: 说到他被抓原因,还得从方、李夫妇的来历说起,本来他们都是省城大户人家的子弟,二人大学的恋情不为家庭所承认,就私奔到小镇。 解放后,二人都在小学做老师,方辉放因为文笔好,在县城报纸上不时的发表文章,就被调到县城宣传部,现在已经是副科长了;而省城的方李两家却随着国民党逃到台湾,只有当时还在读小学的李静芊因为学校里进步教师的阻止,没能和父母一起逃走,只得投奔姐姐。 前不久,县委各部门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要求写一篇工作总结。满心激情的方辉放就当时普遍存在的不真实宣传、故意夸大的风气写了一下。 结果第二天就有县委的人找他,说是代表县委“彻底调查此事,希望辉放同志放下包袱,坦诚一谈”。 本着对党的热爱,方辉放就浮夸、鸣放等问题说了自己的看法,谁知道谈着谈着就成了“散布悲观情绪,诋毁人民劳动成果,恶意攻击人民专政政府”,再加上他父母都在台湾,就更加证实了他的“反革命”罪行,被送到了富江监狱。 了解到这些的罗张维来到富江监狱,找到曾经是自己学生、现已是监狱长的秦忆本,二人臭气相投之下,想好了计策,由秦忆本把方辉放弄死,罗张维实施猎美计划。 下午两点的时候,罗张维回到家里,先吃了点早上的剩饭。吃罢午饭,休息了会,向方家走去。 来到方家,罗张维望里看了看,敲了敲门。罗张维来的时候李静芷正在给方辉放的单位写信,替自己的丈夫辩解,双胞胎姐妹正在睡午觉。 李静芷听到敲门声,起身看是罗张维,连忙请进来,有些焦急问事情的经过。 罗张维看看桌上的信,指着姐妹的房间说道:“这里不太方便,到我家去说吧。” 李静芷点了点头,“罗校长,我给辉放的单位领导写了封信,您看……” 罗张维拿起信,“走吧,我回去帮你看看,然后送去就好了。”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罗张维的家,因为午睡时间所以没有遇到什么人。罗张维栓上大门,解释了声:“让人看见了不好。” 回到家的罗张维有点儿紧张,请李静芷坐下,卷了支烟,一言不发的抽了起来。 李静芷心急自己的丈夫,开口问道:“罗校长,辉放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 “唉……”罗张维吐了口烟,把方辉放被抓的经过说了一遍,“我刚才顺道去富江监狱看了一下,瘦了不少,脸上有伤痕;也难怪,他那个狱舍都是些杀人犯,他一个书生……唉~~”罗张维观察着李静芷的神色,故意的叹了口气。 李静芷听了着急了,站起来,“那怎么办啊?辉放他身体一直就不太好。” “别着急,你看你,”罗张维也跟着站起来,手按在李静芷圆滑的肩膀上,“坐,坐,先听我说完。” 等李静芷坐好,罗张维的手并没有离开李静芷的肩膀,而是慢慢的抚摩着,“不过,里面的秦监狱长是我的学生,我和他求了个情,总算买我的老面子,先让辉放先搬到别的宿舍,安排了个轻活。” 李静芷起初并没感觉到罗张维的手,只是心急自己的丈夫,“那太谢谢您了,帮了我这么多忙。” “是啊,我帮了你这么多忙。”罗张维按在李静芷肩膀上的手向她的脸上摸去,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向她高耸的胸部。 “啊……罗校长你……”李静芷急忙站起来,拨开罗张维的手,大眼睛瞪着罗张维。 “呵呵,李老师你刚才也说我帮了你这么多忙,你到底要怎么谢我啊?”罗张维似乎并不着急,一屁股坐在李静芷刚才的椅子上,翘着腿,笑嘻嘻的问道。 “你……”李静芷一时倒也说不出什么来。 “你看方辉放出事有谁帮你吗?还不只有我?跟你直说了吧,我帮你就是为了操你。”说着,罗张维拍了拍李静芷的屁股,“手感不错啊,操起来一定很舒服,老子都好久没干女人了。” “下流!”气急的李静芷转身朝大门走去。 “别着急啊,辉放的事情还没说完呢,”罗张维起身一把抓住李静芷,“要是你不满意的话,方辉放也可以换狱舍啊,听秦狱长说里面有个房子住的可全是鸡奸犯,嘿嘿……”罗张维猥亵的笑了笑。 听到丈夫名字,李静芷果然停了下来。 “来,”罗张维拉着李静芷来到椅子前,自己坐在椅子上,面对着她,“李老师,实话和你说吧,辉放那事,不是一年两年的。秦狱长也说了,要不是看我的面子,就辉放的臭脾气,早就把他给……”说着故意停了下来,看着流泪的李静芷,“富江监狱可是男犯监狱,里面的风气你也不是不知道。方辉放这种白净文雅的书生,一定大受欢迎。”一边说,一边摩挲着李静芷白净的双手。 李静芷也不说话,只是任泪水从自己的脸上流着。 罗张维见李静芷不说话,从自己兜里掏出李静芷写给领导的信,扬了扬:“还有这封信,你写我也可以写,至于领导信谁的,那就是领导的事情了。” “卑鄙小人。”李静芷骂了一句。 “哈,我就是个卑鄙小人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罗张维得意的笑了笑,“和你直说了吧,你是怎么样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的。方辉放的命就拽在我手里呢,你早晚还得求我。” 李静芷擦了擦泪水,摇了摇头。 “好,有性格,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烈性的,你越烈,老子操的就越爽。”说着,罗张维站了起来,走到李静芷的身后,一脚揣在李静芷的腿窝,李静芷咕咚一声跪了下来,“等会儿,你会求老子操你的,哼!” 罗张维坐回椅子上,手握着伸到李静芷的面前,拳头一收一缩的,“看到没有,你丈夫的命就握在我手里呢。要是惹得老子不高兴,哼哼……” 李静芷双手掩面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 罗张维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美妇,心里一阵得意。曾几何时,自己还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秀才,在小镇上也算是一霸;可惜一切都因为解放军的到来而改变,而他也早早的和解放军联系,结果从地方一霸变成了开明人士。 “随便你哭吧,要是招来人,你可就是勾引革命干部了。”罗张维也很怕李静芷的哭声引来别人,故意恐吓她,李静芷果然不再大声哭泣,努力的憋着,发出呜咽的声音。 “就知道哭,乖乖的脱衣服。”说着,抓着李静芷的头发,“嘿嘿……告诉你,老老实实听我的话,辉放就少受些苦;要是惹我不高兴,哼!”说着,手上一使劲,李静芷吃疼,头随着他的手摆动,“快脱!” 李静芷叹了口气,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伸手解着上衣的纽扣。 “还梨花带雨呢,不错,不错,别有一番风味啊。”罗张维心里一阵高兴,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,“刚才不是还骂我卑鄙吗?这么快就老实了,真是让我失望啊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李静芷脱下上衣,上身只穿着浆洗过的白色的胸围。厚软的胸围在乳房的支撑下感觉紧蹦蹦的,一眼看去就能让人感觉到胸围下乳房的柔软与充实。 “好了,过来,让老子先摸摸你的大奶子。” 李静芷叹了口气,作势要起身。 “爬过来。” 李静芷依言慢慢的爬过去,罗张维的手慢慢的伸向李静芷的胸部,观察着李静芷的反应。李静芷头向着侧面,双手按地。 “看着老子的手,”说着,罗张维另一只手按了下李静芷的头,迫使她低头看自己的胸部,“好好看老子是怎么玩你的大奶子的,哼~~” 罗张维的双手隔着白厚的胸围揉搓着李静芷的乳房,赞叹着,“软活,软活啊,就是这个太厚了,带这么厚的干什么啊,可惜了你这对高挺的大奶子。”说着,双手从胸围底下伸进去,在胸围和乳房狭窄的缝隙间活动着。从外面看去,随着手的活动,紧绷的胸围上的突起也四处游动。 “看的可真入神啊,是不是想我操你了啊?”罗张维一边享受着少妇柔软的乳房一边侮辱着说。 李静芷闻言头不自觉的抬了起来,和盯着她的罗张维的干瘪的脸对个正着,羞怯之下又低头。 “还没看够啊,真骚啊,哈。”罗张维戏弄着眼前的妇人,“抬起头来。” 等李静芷抬起头,见罗张维的脸慢慢的靠向自己的脸,本能的转过头去。 “哼!”罗张维哼了一声,双手使劲掐了一下李静芷的乳房,李静芷“嗯”了一声,急忙转过头,面对着罗张维。 “告诉你乖点,不然有你苦头吃的。”罗张维盯着李静芷无助的面孔,嘴角露出一丝笑,嘴巴慢慢的靠上李静芷的脸。 李静芷倒是很老实的一动不动,只是罗张维的嘴吻上她的脸蛋的时候,有一点点的颤抖。 罗张维的嘴在李静芷的脸上顺着李静芷的泪痕游动着,用舌头把她脸上的泪珠一一舔去,然后把耳坠含在嘴里,用舌头拨弄着。舔了一会儿,从眼睛滑到鼻子,用牙齿轻磨着李静芷小巧的鼻头。一会儿的时间,李静芷的脸上都是罗张维的唾液,感觉粘粘的。 “真光滑啊,方辉放真是好福气啊。”罗张维抬起头,故意的舔了舔嘴唇。 “来,亲个嘴。”嘴巴慢慢的靠向李静芷的粉红的嘴唇,这次李静芷并没有闪躲,而是认命的一动不动,看着罗张维的脸慢慢的压向自己。 干瘪的嘴唇吻上红润的双唇,罗张维口中传来的阵阵酸臭刺激的李静芷差点吐出来,头部本能的往后仰,张口想喘口气,结果罗张维的舌头趁虚而入,伸进她的嘴里,四处舔着,挑拨着她的舌头。 李静芷有些喘不过气来,已经顾不上嘴里多了别人的舌头,头轻微的摆动着试图脱离罗张维的嘴。罗张维只好抽出伸进李静芷胸围的双手,改而把着李静芷的头,更加使劲的亲吻起来。 “呜………”憋得不行的李静芷使劲的挣扎着,罗张维无奈之下只好放开,双手再次伸进李静芷的胸围里,大力的揉搓着,“是不是很刺激啊?” “……” “说!”大力的掐了下滑腻的乳肉。 “嗯……” “嘿嘿,来个更舒服的,来,把舌头伸出来,让老子好好品尝品尝美女教师的香舌。” 李静芷在罗张维的瞪视下只得慢慢的伸出自己的红润香舌。罗张维也伸出舌头,挑拨着李静芷伸出的舌尖,眼睛带着一丝嘲笑的意味看着李静芷。 李静芷在他的注视下,十分羞愧,可是又不敢偏过头去,只是垂着眼皮,躲闪着罗张维的目光。 “都伸出来,让我好好尝尝。”罗张维说着,把李静芷的舌头全部含进了嘴里,用力的吸吮,发出“啾啾”的声音。眼睛则盯着李静芷微红的脸,看的她有些慌张,不知道做什么好;伸进胸围的手也捻弄着渐大的乳头。 李静芷感觉到胸部有些疼,本来按在地上支撑身体的双手不由的抓着罗张维的手,眼里露出乞求的神色。 罗张维放轻手上的力量,品尝了一会李静芷的舌头,二人才分开。 罗张维抽出双手,抚摩着李静芷光滑的胳膊,“自己把胸围解开,老子看看你的大奶子到底长什么样。” 李静芷停了一下,双手慢慢的伸到背后,解开扣结。被乳房顶的紧绷的胸围立马松了下来。罗张维一把把白色的浆布拽了下来。被压抑很久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,紫红的乳头也因为被揉压了很久而变大。 李静芷“啊”了一声,双手本能的捂着胸部。 罗张维“哼”了声,吓的她急忙把双手拿开。而罗张维并不急着玩弄她的乳房,盯着李静芷的双眼,双手摩挲着她的脸,“看来你还是不乖啊,你放心,我不是说过吗?要你跪着求老子操你。哼!”罗张维顿了顿,眼光落在李静芷高耸白滑的乳房上,“看着挺肉实的,象个大枣馒头啊。怎么方娉、方婷姐妹俩没给你舔软了啊?” 李静芷听到女儿的名字,更加羞愧,头更低了。罗张维见她没什么反应,接着说:“不要紧,等有时间我教她们两手,保证让你舒服的不得了。” 李静芷听罗张维这样说自己的女儿,忍不住哀求,道:“求你别说了,别说了……” “哈,还不好意思那,害羞什么啊,方娉方婷她们早晚也得和你一样,跪在地上让我操!”罗张维双手依旧摩挲着李静芷满是泪痕的脸,不紧不慢的玩弄着眼前的寡妇。 “不,求求你,她们还小,你放过她们吧。”李静芷不顾胸前双丸暴露在男人面前,哀求着。 “放过她们?呵呵,不是我不想放,而是你不让我放啊。你说吧,让我操你女儿呢,还是操你呢。”罗张维狡猾的望着已落入陷阱的女人,笑眯眯的问道。 “…………” “你看看,你自己都不愿意,那我只好退求方娉方婷她们了。其实我也是很想操你的。”罗张维故意用惋惜的口吻调戏着李静芷。 “你……”李静芷咬了咬下唇,“你……我……”模糊的跳过令她羞愧的那几个字眼。 “什么?我怎么你?”罗张维笑着,“老了,听不清楚,是不是要我放过你啊?其实方娉方婷她们成了我的人,你就是我的丈母娘了,我当然会放过你。哈哈……” “不是,求你操我吧。”李静芷粉脸通红,小声但清晰的说。 “我说什么来着,我说要你跪着求你操我吧,哈哈……”罗张维双手滑到李静芷高耸白滑的乳房上,慢慢的揉掐着,“软活,真软活啊,看着舒服,摸起来真是滑不溜手的,肉嘟嘟的,感觉还很充实。你说方娉方婷她们真享福啊,整天含着这个奶子。” 李静芷听罗张维又提起自己的女儿,双手抓着正在自己胸部揉挤的手,说:“你答应放过娉儿她们的。” 罗张维甩开李静芷的手,继续摸着李静芷的乳房,“当然放过她们啦,我都是她们的父亲了,哈……”罗张维顿了顿,颇有些感触的说:“以前我爸爸都有两房小妾,可是轮到我就革命了。不如这样吧,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妾了,叫我老爷,自称奴婢,你说好不好啊?” 李静芷听了没说什么,任由罗张维的大手揉搓着自己的胸部。 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,来,叫一声听听。”见李静芷不说话,罗张维阴了阴脸,“你叫了后,咱们就成了一家人了,方娉方婷她们也成了我女儿了,辉放的事情就更好办了。” 李静芷在丈夫与女儿的压力下,不得不屈服,“老……爷……”眼泪却又流了下来。 “哭什么,放心,老爷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。”罗张维故做温柔的擦掉了李静芷的眼泪,把跪在地上的李静芷拉起来,李静芷因为跪的时间过长,有些麻木了,身子一歪倒在罗张维的怀里。罗张维趁机把她搂在怀里。 倒在罗张维怀里的李静芷双手捂着脸,忍不住又哭了起来。 “哭……你要是真喜欢哭,还是等着在辉放的坟上多哭点吧。”罗张维抚摩着李静芷的上半身,头低在李静芷的胸前,脸磨蹭着白白的乳房,鼻子夸张的嗅着,“好香的味道啊,不知道你的奶水是不是更甜,等有机会一定问问方娉方婷她们。” “你……求你,别再提他们了……” “哼,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,把我伺候的高高兴兴的,老子就放过她们。”罗张维得意的说,伸出舌头舔着李静芷的乳房,舌尖拨弄着紫红的乳头,“看你的乳头都涨的这么大,是不是想老爷干你了啊?哈哈……” “你……胡……说……”李静芷被强搂在怀里,有些软弱的说。 “什么你呀我的,刚才说的话又忘了吗?”罗张维动作停了停,“难道你不想老爷操你?那就算了,老爷我还是去操别人吧。” “别,老爷你放过我女儿吧。”咬了咬下唇,“求老爷操奴婢吧。” “哼,再让你嘴硬,你放心,再怎么说我也算她们的爸爸了,哈哈……”罗张维枯瘦的双手抓着李静芷嫩滑的乳房,象和面似的大力的揉着,食指和中指夹着紫红的高翘的乳头,使劲的捻搓着。 最后双手握着一个乳房,或用力的往中间挤压,乳头高高的突起;或将乳房向上托起,乳房更加高耸;或使劲的拧一下滑腻的胸肌,雪白上显出一片嫣红。 嘴巴一直含着紫红的乳头,象小孩子吃奶一样,用力的吸吮,牙齿轻轻的咬着,左右活动摩擦,使得乳头更加的充血变红,舌头拨弄着紫红的葡萄,口水从李静芷的乳头处流出,沿着高耸的乳房滑到小腹。这样舔弄了一会,罗张维的嘴渐渐滑到白实的乳房上,四处舔着。 末了,罗张维大力的在李静芷雪白的乳房上咬了一下,痛的李静芷“呀”的从罗张维的怀里站了起来。 “哈……是不是很痛啊?这是老子给你打的标签。”说着,一手按着李静芷的头,一手捏着刚才咬过的地方,让李静芷看自己的牙印,“以后你就是我的奴仆了,还不快谢谢我!” “谢谢老爷。” “这才乖嘛,早这样不就好了。”罗张维淫笑着,拉着李静芷向自己的卧室走去,“走,老爷我今天要操死你,哈哈……”路上拾起李静芷的胸围,塞给了她,“好好擦擦你脸上的泪水,别给老子哭丧着脸。”    
感谢您的支持,大西瓜Porn视频有你更精彩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
11
11
11

QQ|手机版|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

GMT+8, 2017-9-19 19:52

我们的联系邮箱:daxiguabbs@gmail.com

© 2016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